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

搖搖以外,上至天文地理,下至無聊笑話,以至問功課、愛情煩惱…
Feel free to discuss anything besides yoyo.

版主: hereweyo, Andy, 小Pansy

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

文章Andy » 週二 2011/3/22, 9:11 AM

轉載自2011年3月22日明報

賴緯樂﹕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

【明報專訊】今天上班,大學的國內同事問我,香港人與國內人都一起來搶鹽吧?雖然知道這是事實,那一刻還是完全的無地自容,回歸以來剩下一點點的自以為是在那一刻赫然消失。最近這種搶鹽的事情若讓我的日本朋友,尤其是在東北大學的論文校外考官教授聽到,不知會作何感想。等了好幾天,前天終於收到他的詳細電郵,還是一貫的短句,說他們全家還在,只是很多人死了,電力不足,大學的伺服器壞了,與家人現在還留在仙台,請我跟曾一起工作的德國同事不用擔心之類的說話,語氣平淡得像當年被他考核時的情景。唯一較感性的是他說為日本人在這次災難的表現驕傲。這更令人想起雙城記狄更斯所言: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。

香港都有我們最好與最壞的時刻。稍遠如2003年SARS醫護人員忘我不退卻的表現,近者如華叔去世的各界景仰。從悲痛的事情我們總看得見光明面,但反而當災難還遠的時候,我們所謂的危機感不是在於自我檢討,卻是在搶鹽和在看代表香港中堅的中產囤積日本奶粉。若說要協助抗災,不止是放棄囤積幾個月的奶粉,家長代理商們還應該把多餘的拿回日本,救濟在災區的小孩。想一下在福島核電廠的死士,在東京響應減少用電的商業區,我那留在仙台的教授,兩千多公里外這小島島民的行為已經足夠讓自己蒙羞。看報紙電視訪問,擠囤搶的香港竟是前所未有地陌生,是怪內地人,還是本地人?健吾前幾天在《明報》論壇版說得好:「旁觀別人的災難時,不要只關心自己的口袋的錢會不會流走。下一次在繁忙時間由金鐘轉車到荃灣線,可以行入車廂一點點,對香港人而言,已是一件很好的事了。

辮子剪掉了,民智開了嗎?

容我在中間再加插一句:「香港人下次擠囤搶的時候,停一停,想一想日本人,為什麼,究竟為什麼要擠囤搶,對香港人而言,已是一件很好的事了。」

上星期天剛聽了一位神學學者講香港民間宗教的講座,學到的東西剛好在這幾天馬上能現炒現賣。我們的民間宗教從來是拜滿天神佛的,從觀音關二哥到清官周有德王來任到山海經妖精,不管是真是假,靈驗不靈驗,拜了總不吃虧,入廟總要拜,與耶教先講上帝或日本講天皇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是兩碼子的概念。這樣凡廟必拜,總不吃虧,做事必功利的民間宗教印記已深深烙在我們心靈深處。當天災距離與危險程度成反比,我們反而更加惶恐到處買子虛烏有的保險,反正擠囤搶的行為總不吃虧,最吃虧的是執輸行頭慘過敗家。這種所謂的中式危機感正是從不論情由,入廟不知要拜什麼還是要拜的土壤培養出來。因為從小到大,我們總是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啊!是其是,非其非,多辛苦啊!

前兩週看歷史博物館辛亥革命百年展,一位天真爛漫的年輕人在一幀照片前對她的朋友說:辮子那麼好看,為什麼要剪掉它?失笑之餘證諸擠囤搶的所為,辛亥革命百年,辮子剪掉了,民智開了嗎?
圖檔
SAY IT LOUD !! "I COME FROM HERE WE YO! & I PLAY YOYO EVERYDAY ~!"
頭像
Andy
Committee
Committee
 
文章: 3615
註冊時間: 週三 2005/7/06, 2:10 AM
來自: Here We Yo!

回到 Here We Yo! Here We Gag!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

cron